四名抗战老兵致歉:对不起,当年我们没守住南京

四位老兵齐敬礼吴先斌 摄

四位老兵齐敬礼吴先斌 摄

  今天上午10:00,防空警报在南京上空响起时,如果您在开车,请靠边停车鸣笛;如果您走在路上,请停下脚步;如果您在工作,请起立,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30万遇难同胞致哀……

  今天10:00~10:33

  拉响防空警报

  今天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76周年纪念日,上午10时至10时33分南京全市试鸣防空警报。防空警报试鸣顺序如下:10:00—10:03,10:18—10:21鸣放预先警报;10:06—10:09,10:24—10:27鸣放空袭警报;10:12—10:15,10:30—10:33鸣放解除警报。

  此外,今天上午还将举行江苏省暨南京市各界人士悼念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76周年仪式暨南京国际和平集会,各界代表将在纪念馆悼念广场上宣读和平宣言、撞响和平大钟。现代快报记者 赵丹丹

  南京保卫战,是1937年11月国民革命军在淞沪会战中失利后展开的保卫南京的作战。守城失利后,南京沦陷,侵华日军入城,制造了连续六个星期、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事件。

  他们是老兵,当年挺身而出,奋起抗争,以“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壮烈与不屈,最终赢得了抗战的胜利。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却心存歉疚。现代快报记者获悉,日前在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举行的纪念南京保卫战76周年座谈会上,吴春祥、张修齐、冯宗尧和程云4位老兵一起向南京人民敬礼:“我等几位对不起南京人民,12月12日撤退的时候部队慌乱,没能很好地组织战斗,使得南京人民在之后的日子里饱受痛苦,在此向南京人民道歉了……”

  浴血奋战

  程云:我们什么都没有,只能靠肉搏

  程云和吴春祥都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现代快报曾报道过他们的事迹。

  程云生于1920年,15岁时,投笔从戎,考入黄埔武汉分校教导总队十一期步兵科。1937年8月13日,淞沪战役爆发,战火很快烧到了南京,南京守卫部队紧急抽调黄埔生赶赴战场担任军官,17岁的程云跟随部队来到南京,担任见习排长。年轻的他并不知道,他即将参加的就是南京保卫战。

  “和我们对抗的日本军队武器十分精良,还有空军和坦克支援,可我们什么都没有,只能靠挖战壕,等日本兵靠近了再肉搏。”程云叹了一口气,“我们死守了七天七夜,晚上睡在战壕里,谁都不敢合眼!”看着一个个战友倒下,程云端起一把德国造的二十连发冲锋枪疯狂地向日军扫射。12月12日下午,阵地守不住了,部队开始撤退,程云的腿受了伤。

  吴春祥:奉命到光华门附近阻击敌人

  吴春祥也亲历了南京保卫战,为了防止日军的空袭和炮火,他们在城墙脚下挖了很多防空洞,每个洞可以容纳两三个人,因为是新兵连,所以迟迟没有接到上战场的命令。直到12月12日,这支类似机动的新兵连,奉命到光华门附近阻击敌人。可是当天下午5时,负责指挥南京保卫战的卫戍司令唐生智已经下达撤退的命令。吴春祥知道,日军攻破了中华门,南京失守已成定局。

  南京保卫战是他第一次上战场,此后8年抗战,他又经历了长沙会战、昆仑关战役等大小战斗数十次,官阶最高至中校主任。

  冯宗尧:很快就学会了开坦克

  冯宗尧是黄埔18期学生,参加了远征军的集训。1944年,冯宗尧成为了中国远征军战车第七营第二连少尉副排。参加远征军到达缅北之后,他被派往印度兰姆伽,这里是中国军队和同盟国军队的后方。冯宗尧被编入战车第七营第二连,随后兼任坦克教练。

  冯宗尧老人告诉记者,坦克兵需要学习的科目很多,不过对于他这样的黄埔辎重兵来说,他很快就学会了开坦克。冯宗尧几次想上前线,都被上级留了下来,要求他在兰姆伽做坦克教练。当时,中国军队配备的是M3A3坦克,坦克重量为15吨,在当时属轻型坦克。

  张修齐:50多位同学一天战死37位

  张修齐老人则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1937年冬,在中央大学实验中学读高二的他弃文从戎,毅然报考军校,成为黄埔军校第15期学员,时年17岁。1940年毕业后,他担任国民党第10军第190师迫击炮营第3连第2排排长,在浙江萧山地区参加抗日战役。后来,他所在部队成为第二次长沙会战的主力部队,曾与日军近距离搏杀。“最让我难忘的是战争的残酷,子弹在耳边飞过的声音,炮弹在身旁爆炸的声音,我都清楚记得。后期我们一个步兵连有50多位同学与日军肉搏,一天战死37位。”张修齐直言:“我虽然是老兵,但没有像吴春祥、程云那样参加南京保卫战,感谢大家正确对待历史。”

  心底的痛

  “我等几位对不起南京人民”

  座谈会上,4位老兵相谈甚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