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空军第三届金头盔得主产生 沈空翻身成大赢家

战斗的最终胜利,源于对对手的深入分析。 ——第三届“金头盔”获得者 宋 辉

战斗的最终胜利,源于对对手的深入分析。 ——第三届“金头盔”获得者 宋 辉

“金头盔”比武,让我更深地理解了“苦练精飞”的含义。 ——第三届“金头盔”获得者 李 勇

“金头盔”比武,让我更深地理解了“苦练精飞”的含义。 ——第三届“金头盔”获得者 李 勇

  【新闻背景】

  金头盔

  ——中国尖子飞行员的“LOGO”

  “金头盔”,空军在每年一度的歼击航空兵自由空战对抗比武中授予飞行员的最高荣誉,因奖品为金色头盔得名。

  2011年底,空军组织100余名新型战机尖子飞行员首次开展同型机间的空战比武。经过激烈角逐,10名飞行员获得空战能手(机组)“金头盔”奖。每名获奖者都获得了与战斗机飞行员头盔同比例的金色头盔。

  在空军部队,“金头盔”象征着荣誉、责任、实力。“金头盔”奖的诞生,激发了空军飞行员爱军精武的使命感和崇尚荣誉的自豪感。

  如今,争夺“金头盔”之战,已成为空军部队推动强军目标进岗位进实践的强劲抓手,更是引领飞行员创新训练理念、提高实战化训练水平的“加速器”和“孵化器”。

  【记者思辨】

  观战四问

  ——观察“金头盔”的四个视角

  2013年,空军第三届歼击航空兵部队空战对抗竞赛性考核落幕。至此,空军已连续3年组织“金头盔”比武考核,共有30名飞行员荣膺“金头盔”,评出11个“优胜单位”和一批“空战优秀飞行员”“地面优秀引导员”。

  有关专家认为,“金头盔”争夺战,是空军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的一次颇具特色的深入实践。观察三届“金头盔”之战,从超视距打击到近距格斗、从全程电子对抗到实时数字评估、从同型机比拼到异型机对决,给我们带来许多深层次思考和启示。

  一问:“王牌”劲旅为何折翼

  说起3年前首届空战比武竞赛,沈空某团团长顾盛东记忆犹新。

  他所在的这支曾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创造多项空战纪录的“王牌”劲旅,也是空军较早装备某新型战机的部队,历史光荣,武器精良,原本志在必得。

  然而,对抗打响,飞行员们几乎均被对手“猎杀”。

  59∶166!大比分的惨败昭示一个飞行员们不得不面对的事实:骄兵必败。一味沉浸在历史光环中,满足于平台先进,平时训练一厢情愿,对以强取胜的战法研究多、以弱制敌的预想准备少,败得一点也不冤!

  时隔3年,这一幕在第三届“金头盔”比武中,被航空兵某团重演——这是空军较早装备某国产新型战机的部队,体系对抗、实弹打靶、高原驻训等一系列重大任务,他们一路凯歌高奏。在首届比武中,曾夺得“优胜单位”和3顶“金头盔”。然而,时隔两年,却首轮被淘汰出局。

  昔日的“王牌”劲旅,何以落马?“眼界的狭隘,是最大的落后!”广空某团团长吕广坤认为:“高飞远航之人,不能沦为坐井观天的青蛙!”

  面对挫折,不少飞行员幡然醒悟: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不是那么好转的。对于信息化条件下的空战,我们还处在“滚石上山、负重攀爬”的阶段。首次参赛败北的沈空某团,回营后痛定思痛,大兴学习信息知识、掌握信息技能、研习信息作战之风,第二年就打了翻身仗。第三届比武,他们一举拿下3个“优胜单位”,4名飞行员摘得“金头盔”。

  二问:“老鹰”为何败给“雏鹰”

  以前记者采访飞行员,大都习惯问“你飞行了多少小时”。言外之意,飞行时间多飞行员的本事就大。然而,“金头盔”比武颠覆了这个逻辑。

  侯庆龙,1987年出生的沈空某基地飞行员,是第三届比武最年轻的选手。他在新型战机上的飞行时间仅几百小时,面对飞行时间2000多小时的“老鹰级”对手,他最终以20∶13的优势获胜。

  “后生可畏啊!”对手惊讶不已:只飞了几百小时的“雏鹰”,身手如此老练,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平时练得够狠!

  “没错!”第三届比武竞赛最年轻的“金头盔”得主、广空某团飞行大队大队长宋辉在此次比武中,力挫多名飞行时间高于自己数百小时的“老鹰”,一举夺魁。他的感言是:“平时多走险道,战时才有坦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